快捷搜索:

刘纪鹏:A股发行者和监管者教育刻不容缓-

市场恰恰不会因为你多看了几本书,懂得了一些投资的技巧,做了一个理性的投资人就能够成功规避损失。投资者承受的市场非正常波动下的损失,要远远大于投资技巧方面缺失所带来的损失。

投资者教育保护是资本市场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目前我国有1亿多投资者,中小投资者众多,广大投资者投资经验和风险意识不足。为了更好的保护投资者、促进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近日新华网围绕资本市场投资者教育问题组织专家、机构进行系列专访。以下为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的观点

投资者教育在中国资本市场的理论和实践界一直存有争议,市场中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究竟是谁?实际上,从当前中国股市情况看,对发行者教育是当务之急,对监管者的教育也是刻不容缓。

资本市场的生物圈中,在投资者、发行者、监管者这三个主体之间,人们长期以来都把投资者当做被教育对象。事实上,市场恰恰不会因为你多看了几本书,懂得了一些投资的技巧,做了一个理性的投资人就能够成功规避损失。

股票投资的一个特点就是风险自负,投资者真金白银的投到市场中,对于投资技巧,以及对国家政策宏观、微观面知识攫取的渴望程度不言而喻。而投资者承受的市场非正常波动下的损失,要远远大于投资技巧方面缺失所带来的损失,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股市本身制度的不健全。

正如本轮股市异常波动给人们留下的深刻教训所演示的那样,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成熟,是由于内在的制度、政策的因素。既包括中国资本市场目前存在的家族企业一股独大,畸高的发行市盈率,创业板、中小板大股东利用现有政策的漏洞恶意减持等。

创业板484家企业在二级市场上曾出现平均市盈率高达近150(创业板平均市盈率层高达147倍,是在6月份股市最热的时候)倍的现象,同时,在最早发行的200多家创业板上市企业中,发行平均市盈率达70多倍,平均发行价格30多元。当监管部门开始抑制发行市盈率时,出现了个股一度连续涨停,二级市场的市值增长与盈利增长明显不匹配的现象。

是因为它们皆是优质股票吗?

而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由于人为造成的发行饥渴和审批垄断,市场上各种私募、公募基金专门追逐这样的企业,并通过坐庄牟取暴利。

也正因如此,股市本是中国崛起的重要战场,但在部分人眼里,却被视作只是投机的赌场。而解决这种问题的核心,是先要解决好发行人和监管者的教育。

所谓发行者的教育,就是以上市公司为核心,以券商为龙头所贯穿的,包括律师、会计师、保荐人、交易所一系列上市的产业链条。在这一系列链条中,既有券商的炒作,也有发行人上市公司、中介机构的造假,还有交易所的行政垄断的不良习气与花钱跑步上市的恶习的结合。中国今天所出现的一系列正常股市和救市中的问题,都充分暴露了发行者教育的重要性。

同时,发行者的教育,从来也是跟监管者的教育联系在一起的。中国的体制下,监管部门和社会各种围绕发行者教育的产业链,存在着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才是中国当今资本市场的痼疾所在。

投资者教育这一概念是由2001年史美伦做证监会副主席首次提出的,但如果继续在这样一个对监管者和投资者的教育欠缺的情况下,重复15年以来投资者教育概念,简单的把教育重点始终放在监管者、发行者去教育投资者,就很难溯本清源,中国资本市场也就根本就谈不上投资者教育。(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 刘纪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