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工程机械的“曾左心结”

  11月27日上午,2012bauma China(中国国际工程机械、建筑机械、工程车辆及设备博览会,以下简称上海宝马展)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开幕。30万平方米的室内外展馆中冲天巨臂林立,人潮涌动。中联重科携多项全球桂冠产品亮相,三一重工重金拿下9000平方米展区,徐工集团一款遥控型步履式挖掘机则现场迈起江南style舞步。但这些都不是行业最大的新闻。

  11月29日,媒体登出的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激起千层浪,中联重科则当晚发出声明指责该报道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这一消息盖过上海宝马展的新闻,引发关注的同时也愈加凸显中国工程机械历经10年高速发展,从2011年4月开始进入下行周期以来的行业困境。

  走出去与走进来

  2002到2012年,十年时间,两年一度的上海宝马展,其展出面积从4万平方米增加到30万平方米,中外展商也从当初的3比7反转为7比3,今年有来自中国、德国、意大利、美国等40个国家和地区的近2700家企业参展,已成为亚洲最大的工程机械展会。

  这一变化源于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工程机械产销大国。

  资料显示,2011年工程机械行业实现营业收入5465亿元,比2002年的773亿元增长了6倍多。10年间,中国主要工程机械产品销售量增长近10倍。中联重科董事刘权对记者感叹,他1984年进入这个行业,完全没有想到会发展成今天的规模。

  全球第一巨头卡特彼勒,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土方工程机械、建筑机械和矿用设备的生产商和全世界柴油机、天然气发动机、工业用燃气轮机以及柴电混合动力机组的主要供应商,其自1996年成立卡特彼勒(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来,已在中国投资建立了17家生产工厂。在本次展会上,卡特彼勒以史上最大阵容参展,包下超过12000平方米的N1馆,展出近50台机器,其中包括6款新产品。

  明年将担任全球副总裁,负责中国区运营的卡特彼勒(徐州)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其华表示,将继续增加对在华生产企业的投资,并增加员工数量。

  中联重科副总裁兼营销总公司总经理郭学红向记者介绍,中联重科此次携旗下40多款产品参展,包括101米泵车等多项世界纪录的明星产品。

  中联收购CIFA后,其碳纤维臂架技术成为一大亮点,CIFA的商标也与中联的ZOOMLION在泵车上同时出现。中联展区的外国乐队,三一舞台的洋模走秀,与他们收购的外国商标一样表达着其国际化的急切愿望。

  与之相应的是卡特彼勒展厅完全中国化的风格。牌坊、窗格、卷轴、祥云、中国红、小桥流水、龙形风筝等无处不在的中国元素体现其融入中国的匠心。

  同城相煎疑云

  虽然小松、住友、神钢等日系巨头缺席,但卡特彼勒、特雷克斯、利勃海尔、山特维克等国外知名企业与国内中联、三一、徐工、柳工等龙头的盛装参展,中西融合加速在本届展会上表露无遗。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工程机械涌现出一些优秀的企业品牌,同在湖南,作为领军企业的中联和三一就是佼佼者,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和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也先后获评央视年度经济人物。

  但从三一迁都到梁稳根内心独白,近日媒体所发生的新闻或许将给试图成为响当当的中国名片的努力带来浓厚阴影。日前窃听门、行贿门、间谍门等等事项,政府部门并未发声,多为企业口水,真相依然扑朔迷离。

  2009年至2011年一季度市场一片欣欣向荣,销量连创新高,产能急剧放大之后,工程机械行业在2011年4月以后市场开始跳水,低迷至今已经持续一年多了。行业下行周期,愈加凸显企业战略的重要性。

  三家领军企业中,只有中联H股踩准节奏顺利发行,百亿现金到手为过冬准备了一件厚厚棉衣,今年业绩也一枝独秀。徐工与三一则在关键节点错失H股发行。

  梁稳根和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在接受其他媒体专访时坦承,这是三一发展中的最大挫折,并被迫因此将其3000亿产值计划由2015年推迟至2020年。内心独白一文刊出,从股吧及微博留言来看,三一哀兵之姿,在其负面新闻缠身、业绩走势调整之际,凝聚内部士气作用已然显现。

  11月22日湖南当地媒体最早披露的三一迁都只在湖南留下泵送事业部,总部和起重机、路机等事业部迁到北京,并考虑迁移注册地。到11月29日深夜见诸媒体时,与向文波表达的此次搬迁只涉及总部和少数部门和人员,泵送事业部、汽车起重机、路面机械以及在湖南的所有工厂和项目均不在搬迁之列,公司在湖南的产值、税收和就业均不受影响已有很大差异。

  不难想像,作为湖南不多的企业名片,承载长沙打造世界工程机械之都梦想的中联和三一,地方政府不会无视工程湘军兄弟阋墙,三一迁都表达的前后差异或许已有所说明。

  但如同内心独白会遇到严正声明一样,隐情之后或许还有隐情,爆料之后或许还有猛料。

  11月27日,一家外资重工企业人士对记者直言,不懂有的企业为什么那么爱炒作,我们只做好自己的事。

  中外竞争对手环伺,自身羽翼未丰,国际化起步不远之时,工程湘军兄弟阋墙之举,在网上已引发不少湖湘人士的忧虑,一些人在微博上更将之喻为曾左心结。

  研究湖湘历史的人,常为曾国藩与左宗棠的心结与争斗叹息。詹纯新在今年9月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用没竞争不会有今天的中联、三一、有点摩擦正常两句话概括中联与三一的关系。他当时表示因为竞争促进了双方的成长,并认为只要两个企业的高层遵纪守法,讲规范,就不可能出大问题。

  梁稳根和詹纯新作为新一代的湖湘企业家领军者,是否可以超越曾左,共同擦亮中国制造的名片,树立工程机械领域的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麦当劳与肯德基式的同业典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